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三代党员的红色接力:爷仨铁路不了情

2016-12-14 10:45

显示

从1958年殷召忠入路,到光荣退休,守护了一辈子铁路的老殷可以放心的“卸甲归田”了。因为儿子殷宪国、孙子殷硕老殷已经接过了他的“枪”。58年里,老殷一家三代忠守铁路,成了名副其实的“工务之家”,默默奉献,延续着那份“铁路情未了”。在2016年春运即将到来之际,山东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推出特别策划《三代党员的红色接力:爷仨的铁路情》,致敬默默奉献的铁轨“卫士”。

编辑 / 白少光

  •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工务之家”,殷召忠与儿子殷宪国、孙子殷硕同为兖州工务段枣庄维修车间养路工。(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1958年,通过村里推荐,20岁的殷召忠被招工进入铁路,分配到原临城工务段塘湖养路工区,成为一名铁路养路工人。 50年代的铁路很不发达,养路工的作业过程非常艰苦,住的是用枕木搭建的小平房,穿的是在家带来的补丁衣服,使用的工具是“三大件”——洋镐、耙子、叉子。津浦铁路(京沪线旧称)铺的是43号的12.5米长的短钢轨,轨枕全部是木枕,起一撬需要至少8个人,握着撬棍,看着班长手势,一起使劲,往上抬钢轨。拨道也全靠人力加撬棍,前面3人,后面3人,听着中间人的哨子声,连同钢轨、木枕一起往一端进行拨顺线路。若是清挖道床翻浆,更是让人遭罪,那活是又脏又累,一镐头下去,脸上、身上溅满了泥。赶上更换枕木时,换道岔枕木上午2根,下午2根,线路更换枕木上午4根,下午4根,两人一副“架”,全部是肩扛枕木。由于殷召忠个头瘦小,换枕木时其他伙计都不愿和他搭伙,他就自己一个人一组,换下来的旧枕木,自己咬着牙连拖带扛,硬是把2米多的枕木一根一根运到枕木垛。 1965年5月13日,殷召忠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由于殷召忠的勤劳肯干,又有文化,领导把他调到维修工队,负责操作当时全路最先进的“一操一”——电动软轴捣固机,这种先进机械,当时全段就这么一台,全局也刚开始放到现场试验,为此全局还组织各工务段来现场观摩,殷召忠与工友现场操作表演。 维修工队的工作性质就是全段范围内线路、道岔综合维修,工地在哪家就在哪。当时没有汽车等运输工具,只能靠一种放在两股钢轨上的柴油平板车运送,利用列车间隔在线路上跑。每换一个地方,殷召忠与工友们都要住在离作业区不远的老百姓闲置房子里,麦秸铺在地上,上面再铺上草苫子,这就是他们的床。居住环境很差,但丝毫没有影响殷兆忠和工友们的工作激情,他们就是靠着那台电动捣固机每日进度达300米左右,最大量的完成既定设备维修任务。 无论遇到多大的艰苦,殷召忠都会想到自己是一名党员,他从养路工一步一步成长,无论是在班长、劳资员岗位,还是在领工区副领工员、领工区支部书记岗位,他都兢兢业业。1986年底,他以一名养路工的身份光荣退休。(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1987年2月,23岁的殷宪国接过父亲殷召忠的班,也如愿成为一名养路工人。(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上世纪80年代的铁路建设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工务人的作业仍然是“体力型”。殷宪国上班后,每天都要进行“大抬道”,由班长划号,一人40块板,先用耙子扒“窝子”,然后班长带人起道,起过之后,大家就在自己的号里用“洋镐”捣固,再用耙子回填“窝子”,若是石砟不足,还要用钢叉从路基坡脚下收拾散乱石砟,填到道心里,填满为止。每天这一套工作完成,强度非常大,殷宪国一米六的小个子有些吃不消。(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殷宪国秉承了父辈的吃苦耐劳精神,不管多重的活都咬牙坚持。工余时间,他找来各种业务书,晚上学,现场实践。师傅们看到后,也愿意指点他,很快,他就掌握了养路作业最关键的要领:起道。这是个听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不容易的手艺,在早的时候,老师傅们作为看家本领,不轻易传人。现在时代不同了,殷宪国赶上了好时候,师傅们喜欢勤奋好学的殷宪国,乐意把自己的手艺传授给他,这为他成为工务作业骨干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殷宪国说,自己的“运气”特别好,进铁路当养路工,他遇到了好师傅。担任班长、工长,他又遇到了引路人,从如何消灭线路设备“顽症”,到如何加强班组管理,有经验的工长们手把手教,让工区曾经的倒数第一,跃升为先进班组。(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近几年,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新设备、新机械以及新的检查方式的不断进入,特别是动轨检车动态检测,大大提高了线路设备的检查精度,为一线工区设备动态管理提供了技术支持。殷宪国明显感觉到知识的匮乏以及意识的落后。于是,他就利用闲暇时间学习波形图分析、均值管理等,通过不懈努力,终于能够熟练的掌握新技术新设备。(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现在,殷宪国已被聘为首席技师。(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殷宪国用肉眼检查铁轨高低方向,被工友们称为“毫米眼”。(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殷宪国在工作中。(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摄)
  • 殷硕,殷召忠的孙子,殷宪国的儿子。2011年,21岁的他在部队服役2年并入党后,走进铁路大门,通过实习、测试、考核,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在同期学员中脱颖而出。优先择岗权在握,他毫不迟疑地选择了养路工,他知道,自己的身上承载着爷爷殷切的期望和父亲没有实现的梦想,只有把工作干得更好,才能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延续祖、父两辈的寄托和希望。(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为了使自己尽快适应工作,殷硕也像当年的父亲那样,整天“泡”在工区,跟着师傅们学业务,虽然与父亲一个工区,但从来没有要求父亲对自己有特殊的照顾。现在作业大中修全部机械化,保养维修工具也基本实现小型机械化,劳动强度已经不能与爷爷和爸爸那个年代相比,但爱岗敬业、吃苦耐劳的传统不能丢。“起道”依然是养路工的看家本领,殷硕抽空就跑到师傅身边,趴在轨道上琢磨。遇到重活、累活,他也抢着干,不叫一声苦。去年8月,工区进行更换闭锁道岔作业,热辣辣的太阳烤着线路,打个鸡蛋都能熟。在这样的环境下作业,殷硕有些吃不消,在翻钢轨时中暑了。当工长的父亲没有对他太多的照顾,只是让他喝药后到桥下避避暑,身体舒服了,再回到线路上工作。事后,父亲告诉儿子,做一名合格的养路工,要过的关口还有很多,不想当逃兵,就要咬牙挺着。(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我始终坚信在党的领导下,我们铁路工人的艰苦努力下,我们的国家一定会越来越美好,我们的家庭会越来越幸福。”谈到未来,殷硕信心满满,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一个基层共产党员的坚守与信念。(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 殷硕利用业余时间维修器材。(齐鲁网记者 孙长征 刘畅 摄)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