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少时乡村杏花扑鼻的记忆 今天她依旧在那等你

2020-03-17 09:57

显示

在城里城外,在乡村田野,那春天的花儿们早已经耐不住疫情的严峻,而纷纷绽开了笑脸。先是迎春,然后是连翘、春梅,甚至连夏初时节的四季海棠,这时候也急不可耐的长出一嘟噜一嘟噜的花骨朵,眼看着就要疯一般的开了。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编辑 / 尹承谦

  • 在城里城外,在乡村田野,那春天的花儿们早已经耐不住疫情的严峻,而纷纷绽开了笑脸。先是迎春,然后是连翘、春梅,甚至连夏初时节的四季海棠,这时候也急不可耐的长出一嘟噜一嘟噜的花骨朵,眼看着就要疯一般的开了。……难道我不去村外看看春天?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撇开城市里的花儿不说,我最喜欢看的还是菏泽家乡茶堌坡的杏花,“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粉嘟嘟的一派娇艳,那是我不管是记忆里还是当今都非常喜欢的一个色彩。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在杏花丛中穿梭,那有点苦味儿的杏花的芬芳就包围着自己,陶醉着自己。村外的花香甚至可以越过洙水河,和村子里的炊烟搅在一起。我还特别喜欢嗅那个味儿。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菏泽地名志上说,茶堌坡(今为冉贤集)是菏泽有史以来存在的最古老的三处村落之一。当年老祖宗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雷泽湖的湖水时而平静,时而激荡,雷泽湖边的土地肥沃,湖边人家的勤劳,想必一定少不了的丰衣足食。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在我的记忆中,村子曾经有很多的杏树。从小我除了杏树、山楂树,几乎没见过其他果树,那个时代,也只有看杏花了。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记忆里,村里的那二十几棵老杏树,树围粗的我都搂不过来。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每年春天,这里就是一个花的海洋。稻花衰败的时候,杏林里就像下雪。“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记得这是王安石的诗句。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春天,杏林里有野菜,还会看见一棵小杏树在某一个树后钻出地面。每天放学后,我们便跑到杏林里去玩藏没(mu)的游戏,跑累了就低着头找小杏树、挖野菜……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 这只能是少年时的记忆了,如在昨天,又像是经历了很久很久。但是今天,我走在家乡的田野上,依然有扑鼻的花香围绕着我,春风荡漾里,暖风和煦,这次第令人陶醉。春天真好,如果不带着口罩赏花,岂不是更好。齐鲁网发 冉令杰 文/摄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