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三个军迷手工打造“歼-20战机” 花费20多万

2017-09-12 07:35

显示

在武汉市新洲汪集街万家湾一座废弃工厂大院内,摆放着一个与真飞机大小差不多、接近完工的歼-20战机模型。其与真机的相似程度之高,令在空军部队服役多年的退伍老兵啧啧称奇。

编辑 / 白少光

  • 在武汉市新洲汪集街万家湾一座废弃工厂大院内,摆放着一个与真飞机大小差不多、接近完工的歼-20战机模型。其与真机的相似程度之高,令在空军部队服役多年的退伍老兵啧啧称奇。
  •  这个歼-20战机模型,出自三位小伙子之手。他们都是狂热的军迷与战机模型爱好者。他们辞掉原有工作后,齐聚新洲汪集街,花费一年多时间,投入20多万元资金,用掉约5吨钢铁等原材料,造出这个与我国最先进战机歼-20同等大小的逼真模型。
  • 今年27岁的男子万力,是新洲汪集街人,毕业于武汉汽车工业技术学校,拥有车工高级职称与钳工中级职称。去年辞职前,他在一家电力工程施工单位打工,税后月薪达5000元。自从我国新型战机歼-20首飞成功后,他就打算制造一个歼-20战机的1∶1比例模型。去年4月到6月,他多次在网上发帖,邀约志同道合者合力完成这项工作,终于得到广东深圳的网友古春林与黄爱波的响应。   27岁的古春林,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从广东省轻工技术学校毕业后,在深圳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月薪近万元。他擅长绘图制图。   28岁的黄爱波,毕业于广东黄埔技工学校汽修专业,精通钣金与喷漆。来武汉之前,他是一家汽修厂的技术顾问,月薪七八千元。   古春林与黄爱波说,他们两人于去年辞掉工作,义无反顾地来到武汉,与万力一起制造歼-20模型,“我们家庭条件不差,家人都蛮支持我们。”
  • 第一次做这种大块头高仿模型,三人也遇到很多挫折,每人身上多处被铁皮割伤或被钢管刺伤。   万力负责该模型主体框架制作,他必须将一根根长短不一、粗细不一的钢管与角铁焊接到一起,因为连续作战,“有时,我的腰都直不起来,眼睛被电焊机发出的强光刺得泪水直流。” 黄爱波打造与安装模型的蒙皮,为将铁皮敲出合适的形状,他经常累得手臂酸麻。为修改模型某个部位的形状,他还得爬进气道、尾喷管、机头等狭小空间内,蜷缩着用锤子小心敲打铁皮,夏天,铁皮被太阳一晒,温度高达六七十摄氏度,烫得皮肤直起泡。   古春林说,累与苦,都不算事。真正让他们三人烦恼的是,截至目前,他们尚未掌握座舱盖加工制作工艺。驾驶员座舱盖必须整体成型,而他们从上月初到现在,已经试制四次,均以失败告终。三人也坦承,因受经费限制,有些地方仍不尽如人意:比如没有设置弹舱;机身蒙皮是焊上去的等等。
  • 三人均称,他们曾梦想成为飞行员,驾驶战机在天空风驰电掣,但因自身原因无法成真。“我们就转而通过做战机模型,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三人都是《航空知识》《兵器知识》《世界军事》《空军之翼》等军事杂志与军事网站的铁杆粉丝。在三人的电脑与手机里,存满了各种各样飞机的照片和视频,他们用狂热来形容自己对飞机的热爱。   他们多次将制作歼-20模型的场面拍下来,发布到网上,引起全国很多网友关注。已有包括武汉某广告公司在内的六家公司,提出了购买该模型的意向。他们希望在该模型完工后,能以60万元起价,将其拍卖出去。下一步,他们将制作一辆电动国产99A坦克的1∶1模型。
  • 三人尚未到武汉相聚前,就开始了歼-20战机模型的设计工作。三人从网上的公开资料中大量收集歼-20、歼-10、歼-15的相关数据,特别注重收集歼-20的照片与视频画面。   古春林说,从去年7月份到8月底,他利用相关软件处理从公开渠道收集到的歼-20资料,逆向推断出了歼-20战机的大小,还绘制出了其三维结构图,“只需将歼-20真机多个角度、多个细节的平面照片输入电脑中,再利用软件,就能重建出其三维结构图。”
  • 他们进行反复对比分析后,为要造的歼-20战机模型定了尺寸。   国内某知名军事杂志的资深编辑崔先生说,利用网上有关歼-20的公开图片与视频图像,再借助电脑软件来建构其真实三维结构的方法,有一定的科学性。三人用来推断歼-20战机实际尺寸的方法,也有合理之处。军迷利用公开资料猜测歼-20大小与形状的行为,并不属于泄密。   三人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力成本投入,截至目前,他们已为制作该模型投入了20多万元现金,用去钢铁材料近5吨。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