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探秘泰安宁阳蟋蟀经济财富链 男人捉虫女人卖虫

2014-08-28 11:54

显示

山东省宁阳县作为蟋蟀产业链中的“产业基地”,每年交易额过亿元,从捕捉、贩售,到驯养、比赛,“斗蟋蟀”产业不仅以闲情逸致的游戏存在,更是人们赌博取乐攫取利益的工具。

编辑 / 韩薇

  • 山东省宁阳县作为蟋蟀产业链中的“产业基地”,每年交易额过亿元,从捕捉、贩售,到驯养、比赛,“斗蟋蟀”产业不仅以闲情逸致的游戏存在,更是人们赌博取乐攫取利益的工具。(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2014年8月,山东宁阳的蟋蟀交易进入旺季,宁阳泗店镇的农民也开始了一年中最赚钱的一个月,捉蟋蟀是这个月最重要的事情,51岁的李现贵(左二)和同伴准备出发捉蟋蟀。(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在宁阳泗店镇,超过80%的农民捉蟋蟀。一个多月的时间,一般家庭能收入一万余元,有些有头脑善经营的家庭,收入达五到十万。图为晚上十点,李现贵和同乡一起在泗店镇的玉米地里捉蟋蟀。(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按照百度百科词条“宁阳蟋蟀”称,泗店镇的蟋蟀以曾向皇帝进贡、在打斗中不断得冠而闻名国内外。宁阳蟋蟀性情刚烈。搏斗凶狠,强悍而善斗。据中国蟋蟀协会主席吴继传研究,泗店镇属钙质褐土区,酸碱适度;地下水资源丰富;五谷齐全,食料众多,这些条件使宁阳县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蟋蟀市场。图为两支“战斗”中的宁阳蟋蟀。(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在泗店镇,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于蟋蟀有关的行业,捉虫贩虫,开旅店、贩售蟋蟀用品等。这里的孩子也从小玩蟋蟀,图为一名儿童正在向同伴形容蟋蟀的牙齿是多么厉害。(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对于农民李现贵来说,蟋蟀是一门挣钱的买卖。图为晚上十点,李现贵持手电筒在玉米地里搜索。(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晚上十点半,李现贵(右一)和同伴在玉米地里休息。(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捉虫和买虫在这里也形成明显分工:男人晚上捉虫,女人白天买虫。在泗店镇蟋蟀交易市场,出售蟋蟀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年妇女,购买蟋蟀的“虫客”来自全国各地:北京上海以及江浙地区,在这些地区,都存在较为广大的“蟋蟀市场”,以杭州仁和路蟋蟀市场为例,宁阳蟋蟀到了杭州,价格便可翻倍。图为2014年8月,山东宁阳泗店镇,几名中年女性争相向来自外地的买家推销自己的蟋蟀。(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在蟋蟀玩家中,有普通市民,也有“土豪”级别的玩家。据杭州媒体2010年报道,资深玩家每年投入几十万“玩蟋蟀”,按照杭州市蟋蟀协会提供的信息,270多名会员中,有3个是上市公司的总裁,有几千万元身家的企业老总不下10人。图为2014年8月,宁阳泗店镇的蟋蟀交易市场,不乏豪车在其中穿梭。(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2014年8月,山东宁阳县泗店镇蟋蟀交易市场,三名来自外地的收购者在此买到蟋蟀,转战其他蟋蟀交易市场继续“进货”。(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在交易市场,前来购买蟋蟀的卖家租用一个摊位,在此收购蟋蟀,等待前来贩售的捉虫人。当地蟋蟀交易的火爆程度随着一天的时间推移降低,在早上,往往是“卖方市场”:贩售蟋蟀的捉虫人走到市场就会有买家主动搭讪。到下午,市场上的蟋蟀已经被售卖所剩无几。图为2014年8月,中午,两名来自杭州的80后,其中一人在摊位上休息。(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014年8月,山东宁阳泗店镇,蟋蟀交易市场中,一名买家整理收购到的蟋蟀。(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收购蟋蟀是一门“技术活”,需要专业的装备。图为一名来自济南的虫客的装备,电子天平用来测量蟋蟀的重量,在比赛中,严格按照蟋蟀的体重来划分“重量级”,同一“重量级”的蟋蟀才能进行比赛。(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2014年8月,山东宁阳泗店镇,蟋蟀交易市场中,两名卖家试图推销蟋蟀给一名收购者,双方降价激烈。蟋蟀的价格要看其个头和品质,一直蟋蟀售价从几元到几万元不等,甚至曾有传言称泗店镇成交过30万的蟋蟀买卖。(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32岁的狄书各,来自山东德州,从事蟋蟀收购买卖15年,已经是泗店镇的老顾客,不少捉蟋蟀农民一捉到个头大的蟋蟀会先给他看。狄书各平时经营一家农机维修厂,到了蟋蟀交易季节,就前往泗店镇收购,回德州老家贩售。(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狄书各是泗店捉蟋蟀人的老熟人,当地很多人都认识他,甚至很多村民专门把捉来的蟋蟀买给他。最早他跟几个德州老乡一起来泗店收购蟋蟀,但大多数人觉着忙活几个月赚不了多少钱,现在只剩下他自己,每年靠从泗店镇买进蟋蟀到德州售出,狄书各可赚三到五万元。图为一名贩售蟋蟀的女子试图把价格抬高。(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回到宾馆,狄书各迫不及待地开始“欣赏”刚买到的蟋蟀。如果到了这个季节不来贩售蟋蟀,总是“吃不下睡不香,总感觉少点啥”,狄书各说。(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每年8月9月,上海都会加开到泗店镇的长途车,方便从上海以及江浙一带前来收购蟋蟀的人们,图为宁阳县泗店镇开往上海的长途车行李箱装满了蟋蟀。在泗店镇,蟋蟀为当地人和周边人们开启了新的致富方式,媒体报道中的蟋蟀减少,呼吁保护生态的现象在市场经济和人们的致富欲望面前显得毫无必要:价格在其中起到市场调节和保护蟋蟀的功能。(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山东省宁阳县作为蟋蟀产业链中的“产业基地”,每年交易额过亿元,从捕捉、贩售,到驯养、比赛,“斗蟋蟀”产业不仅以闲情逸致的游戏存在,更是人们赌博取乐攫取利益的工具。(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山东省宁阳县作为蟋蟀产业链中的“产业基地”,每年交易额过亿元,从捕捉、贩售,到驯养、比赛,“斗蟋蟀”产业不仅以闲情逸致的游戏存在,更是人们赌博取乐攫取利益的工具。(齐鲁网发 杨宁/摄 魏肖迪/文)
  • 一到8月,泗店镇卖虫市场周边几乎所有住户都改成了宾馆。(齐鲁网发 杨宁/摄)
  • 一辆路虎越野车刚停下,不少妇女就提着“宝贝”跑过去了。(齐鲁网发 杨宁/摄)
  • 一位戴着名贵金表的买家正在收蛐蛐。(齐鲁网发 杨宁/摄)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