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侵华日军儿子成为解放军老战士 15岁当八路参加过淮海平津等战役

2014-04-21 11:15

显示

当站在日本横滨的樱花树下问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的时候,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后,他会说我“一半中国人,一半日本人”。从血脉上讲,生于日本福冈,父母都是日本人,他“百分百是个日本人”;从心理上讲,5岁就跟随父亲到了中国的东北,15岁参加了八路军,经历过辽沈、平津战役,后来还随军跨过了鸭绿江,他“毫无疑问是个中国人”。这样的人生给了他终身的困扰。

编辑 / 张晓博

  • 当站在日本横滨的樱花树下问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的时候,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后,他会说我“一半中国人,一半日本人”。从血脉上讲,生于日本福冈,父母都是日本人,他“百分百是个日本人”;从心理上讲,5岁就跟随父亲到了中国的东北,15岁参加了八路军,经历过辽沈、平津战役,后来还随军跨过了鸭绿江,他“毫无疑问是个中国人”。这样的人生给了他终身的困扰。(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于鹏 摄)
  • 在中日关系陷入低谷的当下,这名日本侵华日军的儿子、中国解放军的老战士,坐在自己日本横滨的家中,接受齐鲁网记者的专访。他的故事,本身就是对日本侵华历史的反思。(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于鹏 摄)
  • 砂原惠家里保留了“那个时代”的各种资料,《抗战中的“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这张曾报道他们经历的《人民日报》被珍藏。(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于鹏 摄)
  • 晚年在日本的生活,让他对中国充满了怀念。站在自家的窗口,砂原惠把这种对中国的怀念寄托在了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客人身上。(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在日本横滨的家里,这位日本籍老战士砂原惠,拿出珍藏了数十年的合影。这张拍摄于东北老航校的照片,记录了他的青年时光。当时,这个日本人的儿子,以“张荣清”的名字在部队服役。(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摄)
  • 1950年年底,砂原惠所在部队开赴朝鲜战场。按照规定,日本不是朝鲜战争的参战国,日本人不能出现在战场上。1953年,中日双方就日侨归国问题达成一致。“张荣清”至今仍对当时部队首长找他谈话的场景历历在目。“小张,你是什么人?”这位张姓政委问。“我是军人,一个中国的军人,革命军人。”“张荣清”回答。“不是吧?你是不是日本人?”张政委问。一来二去,“张荣清”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由此离开了朝鲜战场。(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砂原惠加入的170最后划归了赫赫有名的四野。1998年10月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首次披露了抗战胜利后,东北民主联军以及后来的四野初大规模留用日本军人的情况。步兵第170师——1949年4月,由东北军区整训第4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70师,师长为赵承金。(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砂原惠5岁那年,也就是“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父亲被安排前往中国继续服务于满铁。砂原惠和母亲由此开始了漫长的中国生涯。1945年7月14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前一个月,砂原惠的父亲在辽宁阜新家中去世。也正是从这一天起,这个“满铁”技术员家里的小少爷和日本军国少年,将被时代的洪流所裹挟,经历他无法预见的一生。(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失去了保护的一家人,只好在辽宁北镇沟帮子一带安顿下来,没办法再做返回日本的打算。在流亡地,砂原惠的母亲靠给人做裁缝生活,砂原惠则到了一户地主家里,成了一名猪倌。(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忆往事,老人会忽然停下来,眉头紧锁,陷入沉思。在家中受访的沙发上,挂着小女儿画的中国国宝熊猫,“他们和我一样,深爱着中国”(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摄)
  • 和一般人想象的不一样,东北农村的乡亲们并没有因为日本人的身份而欺负、敌视这个落难的家庭,相反却以极大的包容和同情心给予他们保护。1946年开始,砂原惠“倌”升一级,当上了地主家的牛倌,负责放养地主家的牛,每年能获得九斗六升的高粱作为工钱。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砂原惠开始真正学习中国的文化。(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摄)
  • 2010年7月28日,抗战胜利65周年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3周年前夕,史上首个日籍解放军老战士代表团应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之邀访华。作为访华团的秘书长,砂原惠至今都对代表团受到的高规格待遇而感动:他们先后受到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上将、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梁光烈上将的接见。1948年,他以雇农“张荣清”的身份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成为了独立九团的一名战士。(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我们还应邀出席了国防部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庆祝建军83周年招待会。”砂原惠说,日籍老战士们被安排到位于招待会中心线上的第四桌就座,“第三桌是老将军,第五桌是当年的英模。” “我感觉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日籍老战士代表团团长花园昭雄当时感慨说。(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相比偶尔返回中国的花园昭雄,在返日后曾往返三百五十多次中国的砂原惠来说,内心则要复杂的多。1955年年底,以郭沫若为团长的中国访日科学代表团受邀赴日。砂原惠作为日方翻译接待了郭沫若一行,这也是他回到日本后得到的第一份工作。之后,砂原惠开始正式致力于中日交流:1956年到1958年间,中日双方先后在北京、上海、东京、名古屋、福冈、广州、武汉等多地举办两国商品博览会,作为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的一员,这些旨在促进两国友好交流的博览会上,都出现了砂原惠的身影。(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早些年我很少对人讲起我的经历,现在年纪大了,自己也会回想,想要整理我的一生,看看自己走过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砂原惠说。(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我究竟是一个什么人,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虽然身在日本,但每天睡觉前,早晨起来以后,想的问题还是中国的要远多于日本的。”“我是一个中国人。”这是他给出的答案,“我的路还没走完,还要继续走下去。”(齐鲁网记者 于鹏 摄)
  • 他说,百年之后,想将一半骨灰安葬在萦绕了他一生的国度——落叶归根。(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摄)
  • 站在家门前小广场的大树下,砂原惠会不自觉的遥望东方——这是北京的方向。(齐鲁网记者 张晓博 摄)本故事详细报道,请见齐鲁网4月21日报道《日本籍解放军战士砂原惠忆抗战》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