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中国摄影师空对空航拍西方战机美图集 令人叫绝

2014-01-27 16:29

显示

陈鹏在欧洲的近五年里一直致力于航空摄影,希望能把国外先进的航空摄影理念带回中国。“这几年在欧洲航空摄影界摸打滚爬,历经艰辛坎坷,可以说是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每当人们以为我是日本人时,我总是会自豪地说我是来自中国的航空摄影师。”

编辑 / 付莹

  • 陈鹏,《中国航空报》驻欧洲工作站首席摄影师。在欧洲的近五年里,他一直致力于航空摄影,希望能把国外先进的航空摄影理念带回中国。 齐鲁网发 陈鹏丨摄 付莹丨文
  • 相机瞄准航空器,才是真正意义的航空摄影,由此繁衍出一种职业,即航空摄影师。航空摄影师的最高境界,是在飞机上以伴飞的方式为航空器,特别是军用航空器进行“空对空”拍摄。
  • 欧美国家的航空发展史均已过百年,而航空摄影也可以追述到莱特兄弟的首次飞行。目前网上看到的精美空对空摄影照片,几乎全部出自西方国家航空摄影师之手。
  • 在中国,除了少数几位空军内部摄影师,普通航空摄影师没有任何机会参与空对空拍摄军用航空器。
  • 2013年7月3日,陈鹏在比利时与另几名外国航空摄影师一起参与拍摄2014年土耳其空军海报挂历。
  • 经过初步的计划,陈鹏选择了塞斯纳奖状3系公务机作为拍摄母船,比利时空管初步在两万英尺高度的空层为他们规划了一个半径约15海里的盘旋区域作为拍摄区域,使用时限规定为三日下午3点到5点。
  • 而土耳其空军的一架SOLO TURK单机表演彩绘F16战机和其普通涂装的僚机从土耳其起飞,经停意大利阿威亚诺基地,需途经比利时上空,加入陈鹏们的盘旋区域。
  • 三天的等待之后,确认天气、确认时间、确认空层空域,“但是一切都还是不保险的,领队恩力克说,直到飞机出现在你眼前,才算是最终确认,”陈鹏告诉记者,“因为计划充满未知数,天气变化很可能导致我们无法起飞;被摄飞机可能晚点;可能出现技术问题无法按时起飞;我们的空域只有 两个小时的时限,任何的晚点都可能导致我们双方交汇的时间无法吻合,这样就什么都拍不到了。也有可能因为燃油问题无法和我们伴飞等等,都有可能导致任务失败。”
  •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降临。三日下午一点五十,抵达安特卫普机场的陈鹏和机长做了航前简报,确认了天气可以飞行,时间安排合理,空层空域可用,万事具备。
  • 在等待的同时,准备工作也是必要的——飞机舷窗玻璃仔细的擦干净,免得照片上出现脏点;换上黑色衣服避免舷窗反光。
  • 突然接到通知,因为管制,从意大利起飞的计划推迟,此时已经两点半,距离陈鹏计划起飞时间仅有半个小时,他开始祈祷不要在第一次就遇上失败的情况。焦急等待近半个小时后,意大利基地终于打来电话——两架F16终于起飞了!
  • 陈鹏和小伙伴们顿时欢呼雀跃。两架F16从意大利飞到比利时上空仅仅只需要半个小时,算好时间,陈鹏赶紧上飞机,启动滑出,腾空而起,直奔盘旋区域。数分钟后,他们的奖状公务机抵达了指定地点,不停盘旋却迟迟不见F16的身影,原来,对方已飞越了汇合区域,正在掉头。
  • 十几分钟后,天边出现了两个黑色的小点,两架英姿飒爽的F16隼式战斗机正缓缓地向他靠拢,“其中一架涂有安托 利亚金鹰彩绘的隼在白云的承托下更是闪闪发光,美轮美奂。”陈鹏激动不已。
  • 就这样,两架F16和陈鹏们一起盘旋,并左右变换着方向,他们也通过无线电和箭头符号,与飞行员保持联系,让他们及时调整机位,变换姿态。陈鹏使用的尼康D3相机和28mm-70mm f2.8D短中焦距镜头。有时,他们靠近得连28mm都无法拍全机身,所以还不时的让对方离他们稍远一些。
  • 为得到更好的角度,他们也需要不停地进行平时完全体会不到的大角度转弯,过载时接近2个G,相机和双腿在小小的公务机上显得沉重无比。大汗淋漓也丝毫不能松懈,陈鹏需要抓紧每分每秒拍照。半个小时拍摄时间很快过去,飞行员和他们挥手道别。一个猛扎穿云落地,陈鹏顺利完成摄影任务。
  • 图为陈鹏令人尖叫的航空作品。
  • 图为陈鹏令人尖叫的航空作品。
  • 图为陈鹏令人尖叫的航空作品。
  • 图为陈鹏令人尖叫的航空作品。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