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实拍济南“昙花一现” 绽放惊艳瞬间

2013-07-16 09:02

显示

昙花虽美,但只一现。昙花也称“月下待友”、“月下美人”,为多年生常绿肉质植物,花白色,达20多瓣,极富香气。遗憾的是,昙花深夜开放、翌晨凋萎,观赏期只有几个小时,人们只有牺牲睡眠,才能欣赏到它那动人艳丽姿态,故有“昙花一现”的典故。7月15日晚,齐鲁网记者在济南一院落静候“昙花一现”,拍摄了其绽放惊艳瞬间。

编辑 / 满倩倩

  • 昙花的故乡是墨西哥的沙漠。在远古的年代里,那儿雨量充沛,气候温和。昙花和其他植物一样。无忧无虑地生长着。后来,由于地球上气候的变化,昙花故乡的雨水愈来愈少,最后成了干旱的沙漠。许多美丽的花都悲哀地、无可奈何地从地面上消失了。(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不但顽强地生存了下来,而且深深地扎根在那不毛之地,成为呼唤绿化的先锋战士。它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发展了自己。(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也称“月下待友”、“月下美人”,为多年生常绿肉质植物,花白色,达20多瓣,极富香气。遗憾的是,昙花深夜开放、翌晨凋萎,观赏期只有几个小时,人们只有牺牲睡眠,才能欣赏到它那动人艳丽姿态,故有“昙花一现”的典故。(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在中国全省各地,普遍栽培。昙花在半日照的环境下生长最好用叶枝进行仟插,成活率几达百分之百。(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背后有一段很凄美的爱情故事;昙花原是一位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灿烂。她还爱上了每天给她浇水除草的年轻人,玉帝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将花神抓了起来,把她贬为每年只能开一瞬间的昙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年轻人送去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陀,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多年过去了,韦陀果真忘了花神,潜心习佛,渐有所成。而花神却怎么也忘不了那个曾经照顾她的韦陀。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陀总要下山来为佛祖采集朝露煎茶。所以昙花就选择在那个时候开放。她把集聚了整整一年的精气绽放在那一瞬间。她希望韦陀能回头看她一眼,能记起她。(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夜来孤月明,吐蕊白如霜。香气生寒水,素影含虚光,如何一夕凋,殂谢亦可伤。(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济南几位爱花的市民争相给静待花开的昙花拍照。(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晚上八点半,昙花还只是一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静静地缠绕在树干上,惹人怜爱。(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乍看很柔弱,殊不知,它柔弱的外表掩盖多么坚韧的本质。它不但在奋斗中不断完善自我,并且给人以生命的滋润和意志的鼓励。图为一位母亲带着儿子等候昙花怒放。(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几位市民争相拿起手机给静静开放的昙花拍照。(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是绚丽的,但它只愿作夜深人静时悄悄开放,没有人前炫耀之意,更不会与花的姐妹们争芳斗艳。(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昙花从不居功,当人们一觉醒来,它早已躲得无影无踪,成为百花丛中的匆匆过客。(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 晚上11点左右,昙花怒放,犹如大片飞雪,甚为壮观。转而,却又渐渐凋零,犹如流星划过。市民纷纷用镜头记录这瞬间的美,回味昙花那淡淡的清香。(齐鲁网记者 满倩 摄)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